初一锅里放上豆腐煎鱼熘到初五拿出来吃(组图)

时间:2021-06-2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随着时代的发展,压锅用的食物也不再仅限于豆腐和鱼。有些地方的人会蒸上一锅年糕、豆包、花饽饽等等,春节期间从大年初一开始在每天做饭的时候都放上糕、豆包之类的用来压锅

  随着时代的发展,“压锅”用的食物也不再仅限于豆腐和鱼。有些地方的人会蒸上一锅年糕、豆包、花饽饽等等,春节期间从大年初一开始在每天做饭的时候都放上糕、豆包之类的用来压锅。各类食物除了吃之外,还有着各自的美好寓意 。比如说“豆腐”在不少家庭会被解读成“ 全家都有福”、“天天都有福”的意思 。而之前提到的用豆腐压锅的做法,就有借用这些食物的谐音及寓意期盼来年一切顺利的希望。另一种在黄岛人过年的餐桌上常见的食物便是“年糕”。

  说起过年的风土人情,西海岸也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地方。尤其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城市化的推进,原来一些乡土气息浓郁的年俗便显得更有趣了,也从中折射出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特质 。比如,在西海岸的不少地方都有过年“压锅”习俗,已经渐行渐远的动手推磨 、一起做豆腐、一起杀年猪的习惯,又比如那些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相当匮乏的年代,踩起高跷、扭起秧歌、舞起盘龙时的“中国式狂欢盛宴”。时代变迁,阻挡不了西海岸老百姓对幸福、团圆的期盼,也让我们慢下来 ,品味老年俗。

  成百上千年过去,“年年有余”仍是老百姓最美好的心愿之一。在缺衣少食的年代,希望一家人能够年年吃饱饭、年年有剩余的粮食。这一点在黄岛的年俗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尤其是在吃的方面。在黄岛区,主要是原胶南的西部乡镇,早年流行一种“压锅”的习俗,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这种做法已经比较少见了。不过有个别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还会沿袭着这一传统习惯。大年初一早上吃过饺子后,老人就会在锅里放上豆腐和煎好的刀鱼或者鲅鱼,天天熘,一直到正月初五才可以拿出来分给家人吃。希望大家都有福气 、希望能够年年有余。

  随着时代的发展,“压锅”用的食物也不再仅限于豆腐和鱼。有些地方的人会蒸上一锅年糕、豆包、花饽饽等等,春节期间从大年初一开始在每天做饭的时候都放上糕、豆包之类的用来压锅。各类食物除了吃之外,还有着各自的美好寓意。比如说“豆腐”在不少家庭会被解读成“全家都有福”、“天天都有福”的意思。而之前提到的用豆腐压锅的做法,就有借用这些食物的谐音及寓意期盼来年一切顺利的希望。另一种在黄岛人过年的餐桌上常见的食物便是“年糕”。

  正月初三,嫁出去的女儿带着女婿、外甥回娘家,丈母娘给女婿准备的一样重要的食物就是“年糕”。年糕又叫“年年糕”,与“年年高”谐音,寓意着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一年比一年提高,步步高升。“年糕寓意稍云深,白色如银黄色金。年岁盼高时时利,虔诚默祝望财临。”这就是诗人专门吟咏年糕的诗句。黄岛老百姓在做年糕的时候有的喜欢在年糕上插上红枣,吃起来香甜软糯。有的则会把金黄的黍米面做成皮儿,里面包上自制的红豆沙,做成粘豆包。不管形式如何变幻,年糕所带有的“年年高”的含义将这种本来看似平常的食物赋予了更多的民俗、文化含义,带上了浓浓的年味。

  前面说到了黄岛人在压锅的时候喜欢放上豆腐,实际上在早年间,“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是一项重要的“年前活动”。在经济条件比较落后的年代,在年底把黄豆泡软之后,做成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的豆腐,既是一种对来年有福的祝愿,也丰富了节日期间的食品结构。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一道百姓菜“猪肉白菜豆腐粉条”之中,必不可少的一样便是豆腐。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自己磨豆子、做豆腐的现象也越来越少。从菜市场、从超市买回来的豆腐,也少了一些夹杂着汗水和欢笑的“节日气息”。

  除了不再动手做豆腐,在街上搭起架子,“杀年猪”的事情也几乎见不到了。现在的老百姓想要吃猪肉,到菜市场随时都能买得到。“早时乡下过年,家里的男人们主要营生是杀年猪 。对了,你说这猪是不是也有灵性。我记得快到腊月根儿的时候,村里不少人家育肥的猪就开始烦躁不安起来 。在圈里,它会不停地用前蹄踢墙,用后蹄刨土,还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像是一个走到穷途末路的流浪汉在深夜里发出的求救,凄怆得令人寒心。我惊讶于猪的异常,也惊讶于猪从内心深处开始惧怕起来了。冥冥之中,它必定感到有一把藏在腊月深处的刀在一个叫做年的节日里等待着它。”黄岛区的崔启昌先生在他的散文《品不够的年滋味》里这样写道。

  “火苗旺,饺子香,大年三十肉端上;一杯酒,一口肉,吃得孩子们绕村走。”这是在黄岛的乡村曾经令许多人记忆深刻的民谣。崔先生的散文中对大年夜的场景也非常生动,“大年夜,这是五更分二年的时间,也是过年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 ,此时,优选好菜好料好面精心包制的水饺已经列队候令,灶堂内炉火正红,多道佳肴已装盘上席 ,醇香的上品好酒已温热入盅,春晚现场正倒计时迎接新年钟声。放鞭、煮饺子,随着大人的一声吩咐,庭院里儿女们燃起了早早挂好的鞭炮 ;厨房里两大盖垫水饺踊跃入锅……来媳妇,敬一杯酒,祝新年愉快、身体健康、青春永驻;来孩子们,喝一杯酒,愿你们继续努力,学业有成;来,让咱们共同举起酒杯,敬祝国家富强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希望咱们的家庭和和美美、年年有余。大年夜,乡下人家家家阖家团圆;大年夜,乡下人家家家快乐祥合;大年夜,乡下村村庄庄不夜天。我喜欢乡下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我喜欢品尝其中耐人寻味的馨香年滋味。我想,随着自己生命年轮的不断增加,生活阅历的日益加深,日后兴许会从过年这个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节日里品出更多沁人肺腑的年滋味。”

  说到过年,在西海岸的乡村有一样事儿不得不提,那就是“乡里年集”。乡里年集开市早,晨霭还轻柔地裹着村子,集上嘈嘈杂杂的声音就已经此起彼伏了。赶年集,置年货,这算是村民们最乐意做的活计。年集上货物丰盛,价码公平。集中央那块较平坦的地场上春联摊子开张啦。大红的春联一副副飘撒着墨香铺展了一地 ,碎金就着阳光在墨迹上熠熠生辉。一联联真、草、隶、篆,或遒劲或清丽或秀美,在这乡里年集上也不乏行家手笔。拎鱼提肉的村民们看着这些堪称精湛的艺术墨宝,无不怦然心动。过年啦!院里墙外的门楣上该披红着丹呀!在年集上,年画长长地铺摆着,一卷卷色彩斑斓。

  高跷是汉族传统民间活动,逢年过节,表演者身着戏服,浓妆艳抹,脚上绑着长木跷,和着鼓乐的节奏,在广场进行表演。高跷的起源,学者们多认为与原始氏族的图腾崇拜、沿海渔民的捕鱼生活有关。据历史学家的考证,尧舜时代以鹤为图腾的丹朱氏族,他们在祭礼中要踩着高跷拟鹤跳舞。

  施沟社区位于薛家岛南岛中部,之前是一个唐岛湾南岸的小渔村,施沟最出名的莫过于大名鼎鼎的高跷队。施沟最早从何时开始出现高跷表演已经无证可考,但从新中国成立初期,施沟就成立了颇具规模的高跷队。每逢正月初一,村干部都会带着高跷队到相邻的几个村子拜年。开发区文联主席杜锡刚是土生土长的施沟人,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他提起儿时看高跷队表演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初一早上一听街上传来锣鼓的声音,就知道是高跷队出来了,大人孩子什么都不顾了,放下手里的东西都往外跑看高跷表演。”

  高跷表演在每个时代都会烙上属于一个时代专属的烙印,比如上世纪60年代,工农兵是高跷表演中最常出现的角色。70岁的薛瑞民是社区里的文艺骨干,高跷队的总导演兼化妆师。“60年代生活条件不好,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家的,再就是去部队借来军装表演穿。改革开放后,物质条件慢慢跟上了,社区里就去临沂买戏服,有孙悟空、猪八戒这些戏剧人物,高跷表演角色也越来越丰富。高跷上绑上铜钱,走起来哗啦啦特别好听。”薛瑞民说。

  大鼓雄厚,小鼓清脆,配上大钵大叉小叉手锣单面锣 ,锣鼓先声夺人,热闹欢快的鼓点中,高跷队员围成大圈快步绕场 ,既是开场又是清场 ,避免观众凑太近被高跷误伤。三圈后,鼓点换成舒缓的二胡笛子唢呐齐奏,高跷队员随着乐曲放缓脚步。

  在物质文化相对匮乏的年代,高跷在老百姓眼中有着莫大的魅力,每年正月初一的高跷表演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本身,更多承载了庄户人对新年的祈盼。薛瑞民告诉记者,“早些年 ,农村封建思想还很重,女人过年是不能随便出门的。高跷队表演,女人们就可以放下手中的活计,到村头看表演,这时候女人们也会趁机相互展示一下自己身上穿的新棉袄。”

  高跷队最忠实的拥趸们是村里的孩子,“初一的时候高跷队到临近的几个村子拜年 ,一串就是一天,我们这些孩子也跟在高跷队后面,中午饭都顾不上回家吃。高跷队啥时候回家,孩子们啥时候进门。”杜锡刚笑着说,“那时候谁家出一个高跷队员是非常荣耀的事,我姐姐当时就是高跷队员,我在伙伴们面前都特别光彩!”

  可现如今,施沟村的高跷表演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记者问薛瑞民上学前班的小孙女,“你看过高跷表演吗?”小姑娘挠头想了想说,“我小时候看过。”薛瑞民说,现在会踩高跷的人已经老了,而年轻人学高跷的很少,而且都忙于自己的学习工作。“我大孙女会踩高跷,可是大学放假回来就那么几天,也想让她好好歇歇。”薛瑞民说,前几年 ,村里一位年近七旬的老高跷队员为了带徒弟重新上了跷。

  “高跷和许多传统文化一样,面临传承的问题。时代发展,观念沿革,给传统文化带来了挑战。高跷表演需要技巧、体力和胆量,过去参加表演就是一种荣耀,而现在社会评判标准改变,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变化,传统民俗表演不再具有过去那么大的吸引力。”杜锡刚说,传统民俗表演必须有政府的扶植引导,挖掘老民间艺人、投入资金、培训骨干,只有这样才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施沟村拆迁在即,村民们将从平房搬进居民楼,关于高跷表演会不会成为久远的记忆?

  龙是华夏民族世世代代崇拜的图腾,在古代,中国人就把“龙”看成能行云布雨、消灾降福的神奇之物。数千年来,炎黄子孙都把自己称作是“龙的传人”。元宵节舞龙灯更是许多地方的传统习俗,舞龙从最初作为祭祀祖先、祈求甘雨的一种仪式,后来逐渐成为一种文娱活动。到了唐宋时代,舞龙已是逢年过节时常见的表现形式。

  1986年以来,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舞龙灯成为开发区最为热闹的民俗活动之一。在龙珠的引领下,长龙在舞龙者的控制下,模拟龙的运动规律,或腾跃,或滚动,或盘起,或穿插,展示扭、挥、仰、跪、跳、摇等多种姿势。正月十五上午九点,几条“巨龙”从武家庄社区出发,一路浩浩荡荡,路过香江路、武夷山路、长江路三条开发区主干道,沿途市民围观叫好,热闹非常。

  舞龙过程中,最好看的要数盘龙了。龙头跟着龙珠跑,整条龙从大圈往内圈绕,龙珠高高举起,龙头带动着整条龙身随着龙珠旋转至最高点,随后逆时针旋转一圈。龙珠龙头面向观众,向大家拜年,寄予新春最美好的祝福。